?

Log in

[自挂] 现有坑一览

FZ坑列表:
……Collapse )


APH坑列表
………………………………^q^好像多得列不完了
…………Collapse )

[ASK] 紧身衣、松鼠和吊袜带

♠ Ask点文,有修改
♠ 标题来自于点文要求,是的那倒霉孩子就丢给我这三个关键词(
♠ 严格来说,我偷换了“吊袜带”=“garter”=“袜带”的概念,请大家包容=P
♠ 米英合伙欺负人,yay



—— · 紧身衣、松鼠和吊袜带 · ——


“嘿,你看起来真酷!”阿尔弗雷德快活地冲他打招呼,声音大得能盖过音乐,“啊哈,让我猜猜——你是中世纪的什么人,对吗?”

“实际上,这件斗篷曾经属于上世纪的一位爵士。”亚瑟摘下装饰着大团鸵鸟毛的帽子,脚尖点地,颇为优雅地行了个礼。“日安,嘉德骑士*在此,乐意为您效劳。”

阿尔扬起眉毛,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憋住没有大笑起来:“等等,我没听错吧?吊袜带骑士?(所以说你腿上那根东西是——)”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亚瑟仔细把软帽戴回头上,下巴高高昂起,“‘心怀邪念者可耻’,骑士团的箴言。”

阿尔眨了眨眼,“好吧。”他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自以为很成功地模仿起Jeeves*的腔调:“尊贵的骑士大人,如果您允许我来指路……”

Read more...Collapse )

[USUK] · Fireside Chats ·

分级:T
篇幅:一发短打
背景:Paris,1782年9月,美、英、法、西协商停战条约。不满于法西损害其捕鱼权的美方与英方私聊,英方欣然相助。
声明:这些角色不属于我。我也没有完全按照史实写作。
鸣谢:感谢亲爱的Apocalypse好心借用and润色苛刻男讽刺弗朗吉的两句话=3=虚话和烧鸡这点子太妙了❤
摘要:他们用羽毛笔作利剑,身上挂着对手的口水,对你满口甜言蜜语,实际只爱名与利。他们的真话和弗朗西斯的真爱一样稀有。记住,他们能抛弃我,也能抛弃你。


Read more...Collapse )

[无节操] 2 Collegelife St

于是在美国东岸某地的校公寓里,一套三室一厅一厨二卫的房子。


阿尔和马修睡主卧,如果排除掉某人看电影/打电玩时候的噪音,这是最安静的一间卧室;亚瑟和弗朗西斯在靠近厨房的那间,他们俩一半时间在吵架,另一半时间分别睡在别处;最里头那间呢,自从王耀从亲戚家搬了个屏风过来,就始终处在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状态里。


Read more...Collapse )


(顶锅盖逃☆~~~~~~~~~~~~~~~~~~~~~~~~~~~~~[∂]ω[∂]

脑洞片段 - 1860s的露米

“你的意思是——你无法代表你自己?”
“对,我有一个参议院和一个众议院,他们替我做决定,但他们永远都统一不了意见。”
“啊,那一定让你很烦心。”
“也不一定,正因为我的意见不能算数,所以我才可以自由地拥有自己的意见。
“我亲爱的朋友,你真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可不是嘛,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优柔寡断、又最勇往直前的国家了”
“你在做自相矛盾的判断,阿尔弗雷德。”
“哦,不,我没有。我只是把对不同方面的描述合在一起,故意要绕晕你的脑袋,伊万。”
“哈,那么请告诉我,你这不设防备的姿态,是在邀请我共度良宵,还是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当然是……”

当布拉金斯基的嘴唇凑上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没有抗拒,他直觉地意识到自己喜欢这个人的气味。布拉金斯基的身上有一股粗鲁的野性,这让他忍不住兴奋了起来。他抚摸着俄国人手臂上坚硬的肌肉,感觉好像在抚摸一匹雄壮的野马。体内沸腾的血液要求他把自己交付给对方,一齐驰骋在茫茫的草原上。

“你爱我,还是你认为你应当爱我?”在理智弥留之际,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地问着伊万。
“见鬼去吧。”伊万干脆地抓着他的脚把他翻转过来,“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我要你!”

[草稿] White Christmas - 节一

Read more...Collapse )
美利坚搂住他的脖子。“圣诞快乐,伊万。”他快活地喊。

[吐糟]Fate / Smart Phones及其他

我觉得有必要专门开一个吐糟的地方,不然正经的分析和考据就写不下去了OTL
谁叫虚渣渣那么渣!都是虚渣渣的错!

卫宫切嗣你丫以为自己是Justitia么!
特么TM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给冬圣女起名Justeaze的啊!


没文化真可怕,老爹你也太好骗了,万能许愿机?你还不如信圣诞老人呢。
被污染的圣杯有一句话说得还是很合情合理的:你不知道的方法,我也不知道;你的愿望,只能凭借你所知的方法实现
圣杯君表示自己只会干体力活。
按照型月世界的设定,圣杯可以通往根源之涡,那么,作为魔术师和Master的他在理论上有能力从根本上改变这个世界的面貌。
但是说回来,这套圣杯系统并未被证实真的能够到达“根源”。前几次都失败了,三次还把圣杯给污染了。说到底,圣杯只是一个能量巨大的物体,不是智慧无穷的宝贝……你往超级计算机里扔个密码人家能按部就班地给试出来,你问它“人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诺依曼老爷握着两根电子管流血泪给你看啊!
而且,怎么改,改成什么样,切嗣只有不切实际的梦想,没有准确的构想。这等于是跟乔老爷说,我想要个iPhone大小的东西,要有Mac Pro的计算和续航能力,还要有可伸缩的全键盘和可折叠的屏幕,再装个Siri……乔老爷哭了:这个不是你说了我们就能做到的啊;切嗣大手一挥:技术问题我听不懂,你看着办……然后乔老爷就一口气没提上来背过去了(。

………………活该你被往死里婊啊,切嗣大笨蛋!!

对了围脖上还和子婴串了一把Fate / Smart Phones
子婴乱入:比起这个愿望,切嗣提得更无厘头。而且你这太温柔了,最后实际是切嗣打爆了iphone,把乔老爷掐死了。【喂
我……了:于是后来心如死灰地挖出挪鸡鸭用到死,养了个孩子很争气地准备用窗户机和苹果对磕(ry 
子婴继续:最后以坚硬的外壳(无尽的理想乡)战胜了时髦的金闪闪么
狂笑捶桌:口胡闪闪明明是没电了才会被捅死的,你看后来的闪闪和fz里的战斗力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电池老化了嘛(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