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 Next Entry

LOF前半部分

伊奈子把手搁在凉风里扇了扇,忍不住绕着一绺卷翘的发丝转了一圈,才覆盖在做梦人的眼皮上。

子爵呻吟一声,睫毛划过她的手心,一下,又一下,痒痒的,又似乎凉凉的。他最终清醒过来,坐直了身体。

“这是……”声音里还是有点迷糊。

“在泡温泉的时候睡着是很危险的,斯雷因大人。”她用受过严苛训练的温柔语气解释道,“如果您感觉头晕,最好还是先从里面出来一段时间。”

店家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补充水分的各式饮品,摆在池边。伊奈子冷眼挑选了一会儿,伸手取过梅酒和冰块,给客人调了一杯清凉饮料。

“来,喝下这个,您会觉得更舒服一些。”

子爵接过平底酒杯,这才注意到她只裹着一条浴巾,视线立刻慌乱得不知搁往何处。

“蜜柑小姐——”他哑了嗓子。

伊奈子顺手捡起被遗忘在池边的毛巾,三下叠好,帮他搭在额前。

“泡温泉,半身浴和全身浴交替进行,会比较好。”她故意轻快地邀请道,“您可以试试坐在我的旁边,斯雷因大人。”

子爵一口仰干了梅酒,脸和脖子都呈现出鲜艳的粉红色,活像剥了壳被烫熟的虾子。他踉跄着站起来,却只肯探出半个身子,坚持要把腰以下的部位严严实实地藏在水里,尽管店家提供的是不经调整的天然温泉水。伊奈子伸手扶稳了他。

“谢谢你——”

“哪里的话,斯雷因大人。”

她解开浴巾,让织物自然垂落池边,然后迈开双腿,缓步走下池中。

金发青年目不斜视地盯着山外远处,脸颊飞红,汗水自胸膛中间的沟路成股淌下。

在他们下方的某个位置,一同前来度假的租界政府雇员们纷纷走进了大浴场,火星人的欢声笑语远远传了过来。特洛耶特子爵包下了整座旅店。

“——真是出手阔绰……”

“——那都是为了……”

“——听说他们还没有……过……”

她走到水深恰好可以没过乳首的位置,烫人的热水微微压迫着包裹住胸口,让她也不由得深深喘息起来。伊奈子努力凝了凝神,转过身,随手推开漂浮在池中可以用来放置酒杯的浴盆,对子爵扬起一个经过计算的笑容。

“这里真舒服呀,您要不要进来呢,斯雷因大人?”

她说着向后退了一步。

池水瞬间没过了伊奈子的头顶,眼前一团漆黑,心跳声重重地一下一下敲击着鼓膜。她憋住气,挣扎着把手举出水面——几乎是立刻,就被另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男人像托起婴儿那样抱着她离开水面,她顺势用双臂圈住对方的脖子,全身都贴了上去。

“真是非常对不起!”伊奈子让自己哭了出来。虽然早有准备,在入水之前闭紧了眼睛,还是用眼泪清洗掉温泉水的残留比较好。年轻的子爵没有见过这个阵势,只好回以同等的拥抱,一边结结巴巴地告诉她,已经没事了。

“——都怪我不够小心!”

“不是蜜柑小姐的错,温泉池子不应该修这么深的。”

即使没有上演刚才那一幕,伊奈子也需要努力踮起脚尖,才能在最深的地方把脑袋艰难地探出水面。而那个火星人——荣誉火星人——竟然能游刃有余地站立其中,露出大半个肩膀。这个事实让她真正地感到了恼火。

“斯雷因大人救了我的命。”她屈起膝盖,向前方探蹭。“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大人才好……”

子爵送她回到浅岸一侧。伊奈子捡起浴巾,默默裹住自己的躶体。小巧的乳房,纤细的腰肢,暗示着隐秘富饶之地的耻毛,还有修长匀称的大腿,统统被洁白的浴巾遮住不见。男人背对着她,双手撑住池口粗糙的岩石,臂上青筋若隐若现。

“你平安无事就好。”他最终喘匀了气,说。

她整理好自己,然后蹲下身,用食指轻轻点了点子爵的攥紧拳头的手背。

“温泉不宜久泡,斯雷因大人。”她恢复了娴熟轻快的语调,“马上就是用晚膳的时间了,您一定要尝尝温泉玉子。”

说完,她便假装面红耳赤地跳了起来,一路小跑,躲进了东厢的浴室里。透过藩篱的缝隙,她看见金发青年爬出温泉池,浑身通红,步履不稳,一只手用毛巾别扭地捂住下腹,一脸迷茫失顾地踱进西厢浴室。

伊奈子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

她把时间计算得刚刚好。

清洗干净的头发散发出橙花与柠檬的香气,在脑后挽起一个发髻,用镀银的珊瑚簪固定好。她为今日选择了气味温和的身体乳,然后在温泉浴衣腰间系了一个完美的蝴蝶结。

她遣走了众女中,径直穿过庭院,闪身走进另一侧的浴室。特洛耶特子爵正在用毛巾狠狠地擦着头发,仿佛这样能让头脑更清醒一点似的。伊奈子浅笑着,拿起放在桌上待用的吹风机。

“请让我来帮您,斯雷因大人。”

男人的动作停滞下来,然后,乖乖地任由她摆布起来。伊奈子把温度和风力都调到合适的档位,从后脑发旋的部位开始,让热风晃动着吹过淡金色的发丝。

特洛耶特子爵低着头沉默不语,视线和双手一起垂在地上。她撩起耳廓上方的头发,一遍遍用指尖抚弄过去。她的手指每经过一次,那双耳朵就变得更加红艳一分,几乎可以媲美她发簪上的珊瑚珠。缕缕热气从子爵的头顶蒸发出来,仿佛被点着火了一般。他不言不语地配合着她的动作,纵容她将五指侵入自己的发间,揉乱自己的头发,又用梳子细细地打理整齐。指甲轻轻划过头皮的感觉一定酥酥麻麻的,这点从他骤然加粗的呼吸声便能窥出奥妙。而刚刚洗好的金发又细又软,向四面蓬散开,像迷路了的茫然的小天使那般可爱。伊奈子忍着笑,隔空在自己完成的作品上亲了一口。

她暂时关了吹风机,却没有放下,而是一手理好浴衣下摆,从从容容地蹲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询问对方:

“下面的毛发也需要吹干吗?”

子爵抖了一下,结果后背撞上了浴室的墙壁。伊奈子以膝盖点地,挺直上半身,动手掀开了对方的浴衣下摆。

——那个粉红色的小家伙瞬间弹了出来,顶端微微颤抖,已经满怀期待地昂起了脑袋。

金发年轻人一脸尴尬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手足无措地将自己暴露在女孩面前。“蜜柑小姐……”这便是仅有的从他那过于紧张的嗓子中挤出来的声音了,连“是”或者“不”都无法表明。于是伊奈子对他微笑起来,温柔抚摸过那双肌肉健美的大腿,耐心地安慰着——直到它们不再发抖,屈从于欲望而微微张开。她深深地望进那双朦胧带泪的碧眼,然后倾身向前,用口含住那只粉嫩的龟头。

这比她练习过的尺寸要大上一些,伊奈子冷静地评价道。因此她没有着急一口全部吞入,而是缓缓地,一点点地,用嘴唇摸索过柱身。她一边品尝着对方的私处,一边解开他的浴衣带子,双手自膝盖内窝开始,滑过敏感的大腿内侧,一路向上攀爬至分明的腹肌。这个节奏正适合初次尝试者,倘若一次给予太多刺激,说不定会给对方留下心理阴影。她暗笑道,吐出他的性器,又轻轻吻了吻根部尚未开发过的地方。

男人发出一声叹息,终于把犹豫不决的双手按到了她的肩上——没有去抓她的头发,伊奈子在心里庆幸了一下。作为奖励,她调动起口腔,完整地包裹住那完全勃发起来的阴茎,喉咙一个辗转,倾听对方的呼吸骤然被抽离身体的声音。

他又发起抖来了,伊奈子放缓了节奏,改用舌头小口小口地舔弄。这个姿势允许她从下往上观察对方脸上的表情。结果她有些气愤地发现,即使是从这个刁钻的角度,他的脸蛋仍然看起来非常俊美——而且因为性爱的刺激染上了两团红晕,更显迷人。伊奈子亮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惩罚性地——依然克制着力道——在他最敏感的部位磨蹭了一下。男人惊呼出声,她又立刻收回了利齿,温柔吸吮起颤抖着溢出前液的柱身,然后又是一个深喉。

她感觉掌下的身体变得滚烫起来,恍惚之间竟觉得比方才浸泡在温泉之中的时候更为火热。他毫无疑问是动情了,本能地顺从着她的动作抽插起来。她暗自得意,规律地吞吐起膨大坚硬的阴茎,三浅两深,间或用舌头卷过昂扬的头部。男人从胸膛深处哼出呻吟,听起来颇有些耳熟,仿佛是谁的名字。

忽然之间,他推开了她——动作不能更惊慌失措。伊奈子向后栽坐在地上,然后,一股突如其来的乳白色液体喷溅到她的浴衣上。

她揩掉粘在下巴上的精液,仰起脸,对着有些虚脱的男人露出满意的笑容。

+++

“对不起……蜜柑小姐,我……”

“没有关系的,斯雷因大人。”

她搀扶着脚步虚浮的子爵回到卧房,然后借口需要更换浴衣,独自来到隔壁房间。她迅速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让您久等了。”

伊奈子合上隔开两间卧房的纸门,站起身,碎步行至坐卧难耐的子爵身边,姿态优美地跪坐下来。

“要不要枕着我的膝盖休息呢,斯雷因大人?”

“如果不麻烦的话……”

男人改为侧卧,金色脑袋舒服地搁在她柔软的大腿上,双手双脚自然地蜷缩起来。伊奈子犹豫着把手摆在他的身上,拍了拍,感觉自己像是在哄小孩子入睡。

“还觉得头晕吗,斯雷因大人?”

“不,已经好多了。”

“是吗,真是太好了。”

伊奈子从腰带里抽出纸扇,“啪”地打开,轻轻为他扇了起来。

“蜜柑小姐似乎很喜欢扇子?现在已经是秋天了。”

“唉呀,纸扇可是我们的必备用具。”伊奈子短短地笑了一声,“纸扇的用途不仅仅是乘凉这样一项,斯雷因大人。从拜见客人开始,纸扇就是第一件需要用到的道具——不只是礼仪,也是明确自己与客人关系的仪式。对于我们来说,不带着纸扇在身边,似乎就无法安心呢。”

“是吗?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子爵似乎对这个答案感到满意。他闭上嘴巴,久久未有动静。正在伊奈子估摸着他是否已经沉入梦乡的时候,却忽然又睁开了猫儿一样囧囧有神的碧眼,直视她道:

“刚刚蜜柑小姐对我做的事情,并不包含在舞妓的服务项目里吧?”

她的心脏几乎漏跳一拍。

“人生在世,有些事情不得不勉力学着去做。”伊奈子收起纸扇,为难地半掩住口,“——并不是什么有趣的缘由,说出来怕污秽了大人的耳朵。”

“不得不……吗?”

“欸,是的。”

纸扇倒转,从握把露出一枚锋利刀刃,巧力按在子爵的脖颈侧面。

“别动。以你现在的状态,划破动脉之后马上就会死。”

“原来如此——这就是蜜柑小姐进行特别服务的理由吧。”

特洛耶特子爵仍然是那副有一点困倦的安宁面容,仿佛因为疲惫无力露出更多表情,或是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亦或别的理由。伊奈子谨慎地观察着他。

“你早猜到了——”

“我以为是那枚簪子,它看上去就好危险。”

“发簪有可能会伤到我自己。”

“有道理,是我疏忽了。”

话虽如此,子爵却一点也不慌张,照样放松地平躺在榻榻米上,脑袋枕着她的大腿。与方才那个在女孩碰触下战战兢兢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我有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伊奈子沉声发问。她明白自己可以单独进行审问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便以钝面用力挤压俘虏的脖颈,以示威胁。

“但说无妨,蜜柑小姐。眼下我也没有太多别的选择。”

“——网文韵子,”伊奈子使劲克制着声音,不允许自己出现一丝纰漏。“还有她的家人,如今都在哪里?”








TBC
——————————————

* 艺妓舞妓≠妓女。虽然有朋友冷漠告诉我同人文里这二者经常混为一谈而我实际上也写了肉但是——请信任我这个考据强迫症好吗(。)确实是两种行规习俗都不同的职业,最直观的区别就是艺妓舞妓和常人一样和服带子在后腰打结,妓女打在前面。红襦袢搭配紫领和服是非常常见的妓女装扮,所以伊奈子才会那样呛菁木先生。
* 但是实际上吧……都是漂亮女人服侍富有男人的行业,难免有些界限不分明的地方。想吐槽可以到评论里找我。
* 置屋=艺妓馆,以京都衹园甲部为最有名。日本确实管衹园这个理论上并不卖淫的地方叫“花街”,我………………好吧(。)
* 同时栽着樱树与椿花的庭院,嗯,取梗自星史郎的老家。
* 泡温泉时喝酒容易醉得更厉害,有些情况下也能快速醒酒,整体而言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伊奈子那是有意折腾特卿。
* 顺说伊奈子被我设定身高165cm。
* 特卿和多数北欧人一样180+,性转之后的构图需求是另一回事嘛
* 总而言之请不要殴打作者,作者还没写完呢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