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Previous Entry | Next Entry

【A/Z】The Land of Might-Have-Been (6)

前文




雷穆丽娜稍稍撑起上半身,她用一只手抚上他的额头和脸颊,拭去冰冷的汗水和泪渍。接着,她一颗一颗地解开他睡衣上的扣子。斯雷因动弹了一下,但是没有阻拦她。

她从锁骨中间的凹窝处开始,用指尖一一亲吻过每道伤疤。黑夜盖住了颜色,但是她记得它们在白皙的皮肤上画出了怎样的猩红纹路。即使伤口已经愈合,即使破损的地方能够弥合,它们永远都无法修复得和之前一模一样了……血留下了自己的痕迹。这是暴行的证据,她对自己说,却也是苦难的嘉奖。

手指抚过凹凸起伏的胸膛,来到相对平坦的腹间,手掌擦着肚脐稍作停留,然后滑进他的睡裤里面。刚刚归于平稳的呼吸再度变得急切而粗重,他身上最脆弱的部位正在她的手中一点点挺立起来,坚硬如柱。

雷穆丽娜解开内裤的系带,让它自行滑落。她将一条腿搬到他的另一侧,用力撑起自己,抵着那根炽热,一寸一寸缓缓地坐下去。

斯雷因的喉结响亮地滚动了一下。

她的腿使不上力气,于是改用手抓着床单,收腰绞动他们结合的地方。一下、两下、三下……她气喘吁吁伏在他的身上,暂时缓解一下腰胯的酸楚。他的手攀上她的背胛,又慢慢下滑至骶骨两侧,按摩似的一圈圈打转。她哼了一声,拉他坐起来。她的脸颊擦着他的耳廓,温热的呼吸吹在彼此的背脊上,拂起一阵阵美妙的酥麻。

淡淡的汗味从他颈后湿润的发茬中散发出来,她着迷地凑过去,吸吮起脊背中间的一块小小凸起。他手上的动作滞了一瞬。她起了玩心,便张口咬住他颈肩相接处一块韧性极佳的肌肉,搁在两排牙齿之间细细磨着,仿佛在品尝一块抹盐入味的上等牛排。斯雷因被刺激得倒吸一口气,他紧紧地搂了一下她。但她无视了这道警告,更加得寸进尺地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留下的牙印,又用小犬牙去扯他的耳垂。

她忽然听到了一声轻笑。

下一秒,雷穆丽娜发现一双宽厚有力的手自他们紧密依偎的地方斜插进去,托起她的臀部,让她上升至虚空,又落回痛楚与欢愉的饱满之中,如此循环往复。下身受到的撞击让她克制不住地尖叫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只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着他的臂膀,呜咽着,祈祷自己能够安然度过这场令人窒息的风暴。

斯雷因近乎蛮横地锁住她颤抖的嘴唇,咽下她的惊呼和哀求。他最后抽插了一次,用力向下扣住她的胯部,顶入令她颤栗不止的深处。片刻的静谧之后,他们同时迎来了高潮。


她被轻柔地安放在床上。瘫软的腰肢一挨着床垫,便立刻沉了进去。她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发出哀嚎,肩膀又酸又痛,一种令人面红耳赤的黏腻感慢慢在她的两腿之间扩散开。她刚才似乎叫喊出了许多不忍回想的话语,幸好谁也没有开灯,否则,她现在一定已经用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

雷穆丽娜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从未。斯雷因总是……非常小心翼翼地对待她。仿佛他在怀里捧着的是一只易碎的水晶碗,或是某件借来的宝物,不得不毕恭毕敬地供奉起来,唯恐损坏一丝一毫。他总是非常照顾她,担心会伤到她,或是累到她,甚至可以为此压抑自己的欲求。这份温柔却也限制了他们能够品尝到的滋味,她此前从未想象过,性爱可以如此激烈火辣。

斯雷因似乎也在细细品味这一轮新经验。他撑着脑袋斜躺在一旁,眼睛专注地——尽管在黑暗中只能看见隐隐约约的轮廓——但她确信,他正在专注地望着自己。

“蕾穆……”

他低声呼唤,略带嘶哑的嗓音不可思议地性感。她屏住了呼吸,感觉尚未平复的血流直冲上头顶,耳朵尖几乎冒出了缕缕热气。

“蕾穆……?”

她分辨出来这是一个问句,但是她没有做声。斯雷因向她俯身下来,轻轻在额心落下一个晚安吻。神鬼差使地,她仰起脸,用自己的嘴唇继续了这个吻。

他微微抬高身体,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再度俯身下来。他用唇轻轻擦过她的脸庞,由上至下,又朝她的耳垂呵出热气。绝对是报复——雷穆丽娜又气又想笑,但嗔怪的话尚未脱口,就变成了婉转的呻吟。她喘息着,顺从地让他把最后一片衣料从自己身上剥除下来,让两人得以赤裸相抵。

斯雷因把头埋进她的胸前。他似乎非常迷恋这对胸乳,总会虔诚地献上无数亲吻去赞美它们,恭维它们。他的触摸同时带有少年的羞涩和成人的果决,现在又加上了一层想要烙下印记般的占领意味。她张开双臂容纳他,双手插进他的发间,梳理刚刚被自己揉乱成一团的汗湿发丝。斯雷因拉过她的一只手,在手背上轻吻一记,然后继续移动。他用手爱抚过她柔软的小腹,流连数度,便向下侵入到因方才的性爱而极度敏感的隐秘处。

雷穆丽娜几乎哭喊出来,她使劲用指甲去抓他的手臂,但是马上就被反手捉住,轻而易举地扣在她的头顶上方。“蕾穆,”他顺势俯压下来,低沉的声音直贴耳畔,“我可以再要你一次吗?”

已经再度昂首的炽热正压在她的肚子上,真是明知故问。雷穆丽娜咬牙切齿地思考起了拒绝的话,她简直想现在打开灯看看他的表情——但这无疑也是跟她自己过不去。他们僵持了一会儿,斯雷因的呼吸重重地喷在她的发间。他一定忍耐得非常辛苦,她想,真是个傻孩子。

而她也傻傻地爱上了这个人,无法自拔。

“拿走吧。”她轻声回答,“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

这一次,斯雷因的动作要温柔许多,过程绵长又甜美。他把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次次挺入前所未有的深度,带她翻越一个又一个有惊无险的浪峰。在最后的高潮来临时,他喊出了她的名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