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 Next Entry

[脑坑] 关于独立俱乐部的22件事

独立俱乐部,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莫测的俱乐部之一。他们行事低调,风格诡异,成员据说都大有来头,但谁也说不清楚是怎样的来头,总之是非常特别。该组织以上可通天、下可入地、碌碌无为、花天酒地……的复杂形象在有限的人群中享有独特名声。
独立俱乐部是一个私人性质的秘密组织,从不对外公布自己的会员名单或者活动内容,关于它的一切都是秘密的。至今为止,独立俱乐部做出的唯一一项声明就是:一切在外流传的关于独立俱乐部的声明都是不真实的。
这条颇为难得的声明被独立俱乐部民间爱好者们心照不宣地称为“第22条声明”。当然,第1条到第21条声明完全不存在,大家只是出于良好的幽默感而使用这个数字。
同样也是出于这种幽默,我们整理了目前所有流传的关于这个神秘组织的信息,编写了这份《关于独立俱乐部的22件事》。如果读者注意到下面出现了编号不连续的情况,还请本着良好的幽默感原谅它,谢谢。


1、关于创建者
传说独立俱乐部的创建者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可以确定是现任俱乐部主席A先生。他是俱乐部里少数掌握全部会员资料的人之一,也是审核新会员资格的主要负责人,“第22条声明”也是由他签名授权对外公布的。
为什么A先生会创建这个俱乐部,有若干个不同的故事可以解释。其中最受欢迎的一个就是,在某一个温暖的下午,A先生磕多了大麻,斜倚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了一份AA协会广告,然后灵感迸现;另一创建者就是和A先生一道享用大麻的N先生,现任俱乐部会计,他也是那天下午的大麻提供者。而第二受欢迎的版本则声称是在一个深夜,失眠的A先生与I先生用不同品种的热咖啡与威士忌、不同的配比做实验,最终在黎明的时候因为极度兴奋和极度困倦而突发奇想,要成立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俱乐部,他们抽签决定由A先生担任主席,I先生担任副主席。

2、俱乐部宗旨
根据一份真实性有待商榷的古老广告,独立俱乐部的宗旨是“让拥有争取独立经历的人交流经验、分享心得、发展友谊,以及更深刻地理解独立精神。”。
然而根据这些年对俱乐部活动的风传,我们相信,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单纯为娱乐和社交的俱乐部,也就是说,毫无意义。

3、关于入会申请
取得独立俱乐部会员资格的唯一途径是前往位于曼哈顿中城的某家小酒馆,向酒保递交入会申请。我们实地造访过一家曾被用作过联络处的酒馆,它位于东45街28号,被公认为“啤酒不错,饭菜糟糕透顶”。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夸大其词——这里的饭菜只是略微有些传统单调,但也非常朴实美味。不过,化名为F.B.的先生是这样评价的:“它唯一的优点就是离联合国总部很近。唉,你能在这里指望尝到什么呢?美国人的超重情况真叫我困惑,在我们那里,富态的体型说明一个人认识——或者自己就是——一位优秀的厨师,可是这里……上帝保佑,他们是怎么劝说自己吃下比正常需要还多的’食物‘的?”
普遍认为申请人必须满足两个条件:①曾经属于或从属于某一外国政权的地区;②该地区现已获得独立地位。
自然,申请材料需要阐述以上两点。F.B.先生的亲身经历证明了一件事,即被NG占领不被独立俱乐部认可为有效的经历,理由是被占领时间远低于俱乐部平均数。化名A.K.的先生同样遭遇了失败,尽管他提交了一份非常详尽的论文,主题是E地被D地侵占、划分法区、以及最终击退侵略者的历史,理由是年代久远,不可同日而语。

4、关于联络处酒馆
独立俱乐部每隔几年就会更换联络处酒馆,只有得到老会员推荐的申请者知道最新的联络处在何地。根据目前已知的几家酒馆,或许可以总结出一些共性:①它们都位于联合国总部附近;②它们都能提供优质的酒精饮料和差强人意的饭菜。
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任何一个负责接收入会申请的酒保是独立俱乐部会员。他们只是被聘用的合同工,而且他们都极擅长保密。曾经有人试图从一个酒保嘴里撬出些东西来,但他只是在喝得烂醉之后得到了一些或真或假、而且没能被完全记住的信息。我们不推荐独立俱乐部民间爱好者们到曼哈顿中城探寻,原因有三个:第一,那里的酒馆和有酒吧的餐厅实在太多了;第二,如果找到了正确的地方,糟糕的饭菜很可能会给你留下严重的精神伤害;第三,曼哈顿的物价可不便宜。

5、会员权利与义务
有相当可信的消息称,会员每次参加俱乐部活动时都是匿名前往,且需要化妆,遮住面部,甚至改变声音。据信这是在一场新会员和A主席爆发过极为不愉快的冲突之后增加的规定,那是在俱乐部早期(相对)快速吸收会员的时候。对此,冲突的当事人之一,身为前会员也是唯一一名退了会的会员、化名为R.C.的先生表示:“A主席是一个无耻混蛋!这个俱乐部就是个笑话!”
他向我们透露了许多宝贵的信息:会员需每年缴纳一笔会费(曾经是$74,主要用于举办聚会,现在的数额不明),每年需至少参加一次聚会;会员在生日时会收到礼物,在圣诞节时还会收到一份印刷精美、内容“净是帝国主义胡扯淡”的册子;每位会员每年可向俱乐部举荐三名申请人,有资格担任轮值副主席或秘书。俱乐部的常任干部有四人:主席A先生,常任副主席I先生,会计N先生,以及秘书长B小姐。

9、俱乐部活动
独立俱乐部每年至少举办一次热闹的聚会,地点不定,时间多选在初春,会小心避开任何一位会员的生日或纪念日。从长期以来只有C先生一人退会来看,这些聚会深受会员的欢迎。
因为会员需匿名交往,所以我们相信,这些聚会类似于化妆舞会。由此可以推断出,如果能提前获知聚会时间和地点,外人可轻易混入。这听起来有些过于简单了,因此我们相信,独立俱乐部拥有自己独特的会员识别方法,比如特别订制的徽章或是别的什么标记。知晓全部会员名单的A先生与I先生也可能会亲自核实每一位到会者的身份。

13、传言中的会员与会员候选
有理由相信,把独立日定为全国节日的国家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是独立俱乐部的会员。
有证据显示化名为S的先生已经递交了申请材料,但目前还没有得到答复。
根据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一位化名为I.B.的先生在C先生引起的冲突之后,给主席A先生写了一封亲切的贺信;A先生对此的回应是向东欧发送了大量入会邀请,并为聚会中的游戏环节购买了许多套娃。

18、俱乐部秘密
根据一个来源已不可考的传说,有关独立俱乐部的全部资料都存储在一台型号过时的苹果电脑上。这台电脑被妥善地保管在主席A先生处,与旧衣服和大摞枪药一起藏在某个神秘储藏室的角落里。

22、独立俱乐部声明

一切在外流传的关于独立俱乐部的声明都是不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