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Previous Entry | Next Entry

♠ 阿尔和亚瑟的故事

阿尔弗雷德并不喜欢母亲给他安排一场又一场的相亲,他和伊万想出了各种花招来应付,但还是有败下阵来的时候,比如说这次专门为他和威塞克斯公爵小姐举办的舞会。年轻的王子鼓着腮帮子,想用新招数给对方一个恶作剧,结果反被将了一军——亚瑟只是镇定地把玩着扇子,赠给他一针见血的嘲讽。
……阿尔为此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抑郁(。毫无疑问,亚瑟公爵小姐从此在年轻王子的心扎下根来,尽管这大大出乎了当事人的意料。
亚瑟非常痛恨自己的Omega体质,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强壮的Alpha,一名能使父母满意的继承人。他曾试过一些愚蠢和危险的办法想要改变性别,终于在15岁发情期姗姗到来后绝望地放弃了这个念头。
亚瑟的母亲,布莱塔尼(Brittany, Duchess of Wessex),凭一纸王室特许和与肯特维尔伯爵的联姻得到了家族(House of Wanatingson)的属地。布莱塔尼与丈夫丹尼斯一道成为威塞克斯公爵、公爵夫人,但根据婚前协议,只有她的Alpha后代可以继承威塞克斯的爵位。亚瑟是他们唯一活下来的孩子。
亚瑟的父母都对他非常失望。布莱塔尼不得不承认堂侄凯姆瑞(Cymru of Caernarfon)为继承人;丹尼斯一心想要个健壮的儿子,他倾向于把爵位传给自己的私生子诺曼·威廉姆斯(Norman Williams)。因此他支持姻亲们的计划,决定把亚瑟送进黑桃宫廷,以此换取王室特许。
亚瑟对这些安排感到愤怒,特别是对父亲想要剥夺他对肯特维尔继承权的计划。他表面上保持恭顺,实际已做好终生不嫁的准备,捍卫自己应得的封地和爵位。
话虽如此,但亚瑟并不像讨厌其他强壮的Alpha那样讨厌阿尔弗雷德。阿尔的脑子里有一些激进且危险的点子,比如ABO平等,比如共和制。亚瑟直觉地对此嗤之以鼻,但是之后,他发现自己开始思索起AO平等的意义。
马车事件之后,阿尔弗雷德与亚瑟在乡间别墅度过了安静平和的一星期,不受任何干扰地交谈、讨论、还有说笑,惊喜地在对方身上发现了许多共鸣。伊万特别蔑视Omega,阿尔像是要彻底和他划清界限似的,决定对Alpha、Beta、Omega一视同仁。阿尔对Omega表现出的尊重和体贴赢得了亚瑟对他的好感,也慢慢舒缓了他对Omega身份的仇视。
一星期后阿尔便得体地告辞了,然后亚瑟经历了此生最难忘、最持久的一次发情期。
整整两个星期,亚瑟忍受着生理变化带来的痛苦。但这些痛苦在见到阿尔弗雷德的一瞬间解除了。温暖的夏天开始了,花园里蓝玫瑰开得正欢。
他们就是彼此的整个社交季。每天上午,他们换好骑马的行头,假装要去小溜一圈,实际是去考察都城的各个角落;太阳移到西边的时候便回宫,换掉汗湿的衣服,在某位德高望重的长辈的监督下共进下午茶;他们也不会错过任何一场舞会或狩猎会。
慢慢了解到威塞克斯-肯特维尔家事的阿尔弗雷德决定帮助亚瑟。他把诺曼·威廉姆斯安排进骑兵队,许诺一旦立下战功就能晋升男爵,说服老公爵放弃了夺嫡的打算。
亚瑟多年的心结被彻底解开,感动地当场对阿尔弗雷德求婚。他的泪水洒在蓝玫瑰花上,黑桃王子用它们编了一顶花冠,亲手戴在未婚妻头上。
万纳汀森家族中的一些人卷入了艾尔兰德叛乱,凯姆瑞的父母和其同伙以叛国罪问斩,本人和全体亲属被剥夺继承权。威塞克斯公爵夫妇过世后,阿尔弗雷德收回了这个爵位,不再封给任何人。威塞克斯的大部分领地归王室直接管辖;另外一小部分,包括亚瑟的出生地,被划给了肯特维尔。肯特维尔因此被升为公爵领,亚瑟成为肯特维尔女公爵。这是后话了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虽恩爱非常,却迟迟未有子嗣。连续两次流产让亚瑟担心是受早年那些鲁莽实验的影响,一度陷入绝望,但阿尔弗雷德耐心地陪伴在他身边,并劝他接受新颖疗法。终于两人得到了第一个儿子——乔治王子(George Charles Arthur Oscar, Prince Royal)。
小王子的出生缓解了黑桃国内的分裂压力,王室成员其乐融融的家庭画像成为当年的畅销商品。阿尔得以腾出精力来管理他庞大的殖民帝国——他孜孜不倦(x)地收集各国在新大陆的殖民地。阿尔渴望在新大陆建立一个稳定高效的邦联,但大陆事务和内政严重分散了他的精力,只好一一授权给个人和团体,交由他们开拓新土地。
然后他们有了第二个孩子,艾芙蕾达长公主(Udella Sophia Alfreda Columbia, Princess Royal)。这个孩子在各个方面都仿佛是父亲的翻版,湛蓝的眼珠,活泼好动的个性,以及强健的Alpha体质。乔治的诞生为国内带来了团结,她却在数年之后引发了宪政危机——乔治王子已被确定为Omega,这位公主倒是一个Alpha,那么他们谁才应当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呢?
阿尔弗雷德拒绝立刻解决这个问题,他宣布要“仔细观察他们长大之后的表现再做决定”。这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而这一点在10月30日针对王室成员进行的暗杀中暴露无遗。
事件发生在王室成员乘坐马车去海边度假时;刺客有两名,持多支手枪。阿尔弗雷德反应迅速,他起身掩护妻儿并用自己的配枪还击。刺客一死一伤,两名侍卫受伤,阿尔弗雷德腹部和腿部中弹,亚瑟和孩子们毫发未伤。
这次事件在多种意义上改变了黑桃国的命运。王后极为镇定地主持起局面,做出所有重要的决定,并暂时接替丈夫的职责。他钦点的医生保住了阿尔的性命;首相、议长与与反对党领袖每日向他汇报;亲自请出最德高望重的大法官主持对幸存刺客的审判。而最最让人称奇的是,在情况好转起来之后,亚瑟亲自驾车,小王子抱着妹妹坐在他身边,到剑河公园兜风,对每个向他脱帽致意的人回以和蔼的微笑。
王后陛下的风度、睿智和优雅博得朝野内外的一致好评,阿尔弗雷德的英勇形象也赢得了新一轮的尊重。王室形象攀到了最高点,亚瑟顺势为儿女定下政治联姻,确保了黑桃国未来十年的平安稳定。
因为枪伤,阿尔弗雷德的一条腿落下了终身残疾。他戴过一段时间的矫正架,但是效果不佳,他依然需要依靠拐杖才不会摔着自己。为此他低落了很长一段时间,对每一个人大发脾气。亚瑟的坚定和耐心渐渐唤回了他的本性,终于,他接受了现实和拐杖,也肯让妻子或儿女搀扶着他在公众面前出现。
与此同时,艾独米独(……)扑克大陆等事务从不肯让他有一刻空闲。仿佛这还不够,一个比以上这些加起来加起来更让他头疼的人出现了——性格外貌都酷似伊万的年轻人,名字也和当年的伊万一致,年轻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和他的宝贝女儿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这场盲目的恋爱和他们当年一样无疾而终,艾芙蕾达受到了伤害,但她拒绝用和父亲一样的方式疗伤,更拒绝被当做政治筹码,与艾尔兰德贵族通婚。艾芙蕾达逃走了,独自一人跑到新大陆闯荡。她帮助十四个殖民地团结起来,集体向国王提出独立的要求,这让好容易才平息爱独的阿尔险些气得吐血。亚瑟和乔治从中周旋,在最后一刻化解了母国与殖民地的战争。新大陆殖民地获得为期二十年的自治领地位,艾芙蕾达自愿领受惩罚,即她和她的后代都不再享有王位继承权。
所有这些事严重损耗了阿尔弗雷德的精力和生命,他在正当壮年的时候去世,死前看见了乔治9个孩子中的前6个。艾芙蕾达及时赶回到父亲的病榻前,阿尔原谅了女儿。但亚瑟一辈子也没能原谅她的做法,更不能理解她为何抛弃王族身份、改名为Alfreda F. Jones。
亚瑟孤独地过完了剩余的三十余年,他一直身着丧服,以缅怀先夫。他把余生花费在维护大黑桃的统一上,尽管如此也未能阻止殖民地的彻底独立。他安排了孙子孙女们的婚事,与大陆王室广泛联姻,因此被称作“扑克大陆的曾祖母”。
阿尔弗雷德没有像同名先祖一样被称作“大帝”,但他在黑桃国转型成为君主立宪制和修订平等继位法上作出了卓越贡献。他的儿子乔治继承了他的王位和衣钵,以及殖民地要求独立的更大压力;他的女儿艾芙蕾达全盘继承他对共和制的理想并发扬光大,她在推动殖民地独立的事务上相当活跃,她的子孙中有很多人当选为议员、法官和总统。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