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Previous Entry | Next Entry

爱德华(Eduard of Liivimaa)出生在大海旁边。利沃尼亚公国与沙皇梅花国相邻,梅花沙皇觊觎他们的出海口,为了避免注定失败的战争,大公主动向沙皇献上忠诚,并把独子送去做人质和皇太子妃。
爱德华其实是个Beta,为避免家族蒙羞而通过手术改造成Omega。15岁时,爱德华和父亲启程前往梅花国都圣克鲁兹堡,莱维斯•加兰特(Raivis Galante)也是队伍中的一员。
莱维斯是大公府邸花园园丁的儿子,也是爱德华从小最要好的玩伴,两个小家伙干过不少调皮捣蛋的事。大公在爱德的央求下,准许莱维斯作爱德华的伴读,后来资助他进入梅花的圣彼得军事学校就读。毕业后,莱维斯借助爱德华的举荐,以少尉军衔加入皇家亲卫队(暂定)
爱德华努力地学习和适应梅花的宗教、习俗和文化,也很快学会了欣赏圣梅花堡的美。梅花皇太子彼得•瓦里西耶维奇(Peter Vasilyevich)是个病弱的男孩,脾气古怪,但心底不算坏。他没等到和爱德成婚便病逝了,就把太子之位留给了同父异母的弟弟,西伯利亚大公伊万•瓦里西耶维奇(Ivan Ivanovich, Grand Duke of Siberia)。
爱德华留在红堡中居住,等待新太子从黑桃王国归来。莱维斯在这时重新走入爱德的生活,两人渐生好感,通过一条密道私会。爱德华通过莱维斯在军中悄悄发展起忠于自己的人;这时他已赢得了老沙皇和很多长辈们的信任和喜爱,而伊万对此一无所知。
伊万在他人生的前13年里只是一个受歧视的私生子。只因为老沙皇的发妻先一步离世,才和生母一道获得合法地位,作为病弱哥哥的替补。正值中二叛逆期的他非常反感宫廷生活,厌恶皇位和权力倾轧,一心想要逃离这些。因为是次子,他争取到了外出游学的机会。在黑桃国的三年是伊万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他品尝到了爱情,甜美而短暂,让他如痴如醉,让他疯狂而且绝望。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伊万被召回梅花国,接替死去的哥哥与爱德华成婚。
爱德很快发现伊万是个施暴狂。在他们的婚礼上,厚厚黄金首饰和白纱也掩盖不住爱德华身上的瘀伤。幸好他很快有了怀孕的迹象,老沙皇心疼儿媳,勒令儿子收敛自己——伊万便再也没有踏进妻子的卧房一步。他天天身上散发着强烈的伏特加酒味,夜夜流连于声色场所,专挑金发男孩玩弄。
老沙皇在去世前见到了一对孙子的脸,双胞胎哥哥被命名为安德鲁斯•伊万诺维奇(Andres Ivanovich),弟弟是尼古拉•伊万诺维奇(Nicholas Ivanovich)。宫中悄悄议论大皇子没有一点地方像伊万殿下,小皇子却恰如其翻版。老沙皇对此不屑一顾:“就算是野种,也不是我们家族的头一个。而且,小尼克长得多像我啊。”——从此无人再有异议。
伊万则对此置若罔闻,他在此之前就当上了父亲——不同的情妇给他生了两个私生女儿:奥萨娜和娜塔莎,但他对当父亲没有有任何感觉。伊万不爱家族指定的妻子,也不爱他的情妇,除了那一头金发,更不爱他的孩子们——无论婚生还是私生的。他憎恶梅花国,更憎恶黑桃国。他关心来自黑桃的消息更甚于自己。
老沙皇的驾崩为梅花国带来了全新的可能,更准确地说,是为爱德华带来了全新的可能。
新皇登基,是为伊万十三。伊万减少了酗酒的次数,每日勤政,脸上也有了礼貌温和的笑容,仿佛已然改头换面。权力滋养了他的心灵,让他找回了久违的自信与动力。但在深宫里,皇后依然被束之高阁,皇子们也少有机会得到父亲的关爱。
爱德华皇后暂时隐居,但他的消息依然灵通,也先一步看穿了伊万的疯狂计划:先利用菱钻与黑桃王国争夺海外领地,再拉拢红心帝国一起进攻黑桃。他抓住这个机会,派遣莱维斯的朋友将情报传递给黑桃国,并和亲信制定了一套除掉伊万的计划。
于是在一个晴朗冰冷的冬日下午,喝醉的伊万在众目睽睽下跳入伏尔加河的冰窟里。加兰特少校主持救援,他们在一千米外的下游发现了沙皇苍白的尸体。
爱德华皇后在教会的支持下接过全部大权,他抛弃Tsarina的称号,改称Empress,是为爱德华一世女皇陛下(HIM Empress Eduard of Clubs)
被出卖的菱钻皇帝安东尼奥(Antonio the Damned)决心报复,他以伊万十三的盟友和表兄弟的身份,北上进攻梅花帝国,宣称要推翻爱德华皇后。温特列夫将军从容诱敌深入,让他们在严冬中吃尽了苦头,才挥师南下,占领与菱钻交好的波立公国,与红心达成协议,助其吞并阿尔萨斯-洛林;最后在南国的春风里进入菱钻国都。
菱钻皇帝安东尼奥战死,皇后与三个皇子在大火中丧生(一说乘船逃走)。爱德华亲自为他们举行了够格的葬礼,在菱钻城扶植起傀儡政权。27岁的莱维斯被破格提升为中将,率领部队镇守波-立。
刚烈的波立人极不愿意臣服于梅花的统治者,前任大公奥古斯特三世在世的最后两年里尽力在贵族议会和莱维斯之间进行调解。双方虽然使波立保持了两年的稳定,但相处并不愉快。之后莱维斯休假时回到梅花国,又面临与爱德关系的最低点。两人大吵一架,因为安德鲁斯的突然闯入才收住了怒火。之后,爱德趁奥古斯特大公去世的机会,册封莱维斯为波立大公。两人共度了一段难得的安稳温馨的时光,然后莱维启程前往自己的新属地。
这一走就是诀别。
梅花女皇无视波立贵族议会选举的传统,强行指定不受欢迎的加兰特为新大公的举动引发波立人严重不满。抵抗组织秘密地活动,最终成功地潜入莱维的书房,暗杀了他。
镶着黑边的信送达梅花国时,爱德华正在乡间行宫待产修养(对外宣称是肝腹水),暂别朝政;而他的幼子尼古拉惊人地说服大臣们采取最严苛的报复手段,酿成震惊扑克世界的卡廷大屠杀(Katyn Massacre),进而引发起一场混战。
愤怒的菱钻人掀起瓷瓦革命,推翻了效忠梅花的傀儡皇帝;从悲痛和早产中恢复过来的爱德华处罚尼古拉禁闭,然后与红心的威廉一世结盟,共同应对瓷瓦和波立的暴动。一个军事天才,弗朗索瓦·路易·波诺伏瓦在瓷瓦共和军中脱颖而出,扭转了局势。威廉一世不久就去世了,把皇位留给幼子路德维希一世,由罗德里赫大公担任摄政。在战事连连失利的后半段,罗德里赫大公主动与瓷瓦和谈,转而对战梅花。
爱德华被迫退位,两个皇子被剥夺了皇位继承权,由老沙皇的女儿伊丽莎白,罗德里赫大公的妻子继位。
爱德华设法为长子安德鲁斯保住了Duke of Liivimaa的爵位和属地。他带着三个孩子回到故乡,过上了半隐居的生活。安德鲁斯很喜欢这里宁静的生活,小女儿拉瑞莎(Larisa Riina von Bock)更在这里找到了终身幸福。但是不安分的次子,他和伊万唯一的儿子,尼古拉·伊万诺维奇从他身边逃走了,化名伊万·布拉金斯基(Ivan Braginsky),踏上了收复梅花皇冠的征途。
暗搓搓地在下面更新,反正没人会看(
听了亚苏和派派各自的补充设定…………简直要虐死我啊你们!你们!(泪奔
♣小时候的莱维斯曾经从野外摘一大捧矢车菊送给爱德,两个小鬼头欢天喜地地把花朵撒一屋子,结果被利沃尼亚大公狠狠地训斥了:“怎么会把这么卑贱的花撒得到处都是!”“可是我喜欢。”大公气得摔门离开,小爱德独自站在屋子中央哭,小莱维从床下的藏身处爬出来安慰他。
♣爱德华女皇在加冕典礼之后,命人去采了成筐的矢车菊和雏菊,铺满了整个寝宫。
♣莱维斯因为出身遭受歧视。爱德鼓励他,帮助他通过军队提高自己的地位,也给了他同样真挚的爱。莱维花了一辈子时间努力成为配得上爱德的人,但他们永远处在不同阶级。
♣伊万在婚前就因为醉酒而强暴了爱德,躲在密道里的莱维听到了一切。因为密道的门只能从室内打开,他无法冲出去手刃了露熊。莱维斯在若干年后以尽可能残忍的手段报了仇。
♣安德鲁斯和尼古拉是异卵双胞胎。因为尼古拉从里到外酷似伊万,无人怀疑两个皇子的身世,但爱德在大儿子身上看到了莱维的痕迹。几年之后,爱德华抱着熟睡的大儿子和莱维说:我真高兴是安德鲁斯头一个出生。
♣获封波立大公的莱维斯依然备受歧视。波立人恨他是外来征服者,恨他的军队在自己家乡做的一切;波立贵族嫌弃他的出身,嫌弃他自力更生,诋毁他是顺着女皇的床爬到这个位置上的。在连番刺激下,莱维斯动用残酷手段镇压当地人的暴动,因此越来越孤立无朋。
♣在遇刺之前,莱维正在给爱德写信,谎称自己一切都好。这封信永远没能写完,莱维的血便喷溅到信纸上。
♣因为路途遥远,莱维斯在当地被火化。只有骨灰和一点遗物送回到爱德身边。梅花败给红心之后,爱德带着莱维回到故乡,他把一半骨灰洒向波罗的海,一半入土安葬;另外留了一点点,藏在随身的项链坠里。
♣莱维斯的墓前经常供有矢车菊。
♣爱德华死后,遗体或任何一部分遗物都没有送到梅花国,而是葬在家族墓地里他亲自选择的地方,与莱维斯的墓隔着一条砖路,遥遥相对。
——————————
♣提诺·维纳莫伊宁是莱维在军中的好友。两人经历相似,提诺的资助人是贝瓦尔德公爵。但公爵不久后在政场上失势,被夺走大半封地,无法再帮助提携他。提诺一直在一线作战。轻伤无数次。他和同乡的提娜恋爱数年,立下回老家结婚的flag,在战场上被炮弹碎片穿透肺脏。提诺死时为上尉,后被提升为少校下葬。提娜因此终身未嫁,一辈子跟在爱德身边。
♣提娜是爱德最信任的侍女。在爱德登基后,他提升提娜成为首席女官。提娜同情爱德的遭遇,她是少数知晓爱德和莱维秘密的人,帮忙掩护他们的幽会。
♣莉特是爱德的侍女之一,沉稳可靠的姑娘。后来嫁给了一个热情的波兰商人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Felix Lukasiewicz)。爱德赠给她很多首饰衣物做嫁妆。莉特和菲利克斯见证了莱维在波立地区的统治。
♣“待你长发及腰,我们结婚可好?”
♣隐居后的爱德常带着矢车菊到莱维的墓前,跪坐沉思。


梅花国都圣克鲁兹堡/圣梅花堡(St. Kreuzburg),老皇宫是红堡(Red Kremlin);爱德华女皇陛下翻修了在南部的一座行宫,新命名为欢唱宫(Lauluvaljak Palace);他在利沃尼亚的老家叫做冰晶塔(Tower of Eiskristallen)。
 
♣        ♣        ♣        ♣        ♣

HIM the Tsar Ivan XIII of Clubs
Full name      Ivan Vasilyevich
House           House of Moskvu
Father           Vasily VIII of Clubs
Mother         Unknown
Born              26 December 1759 (age 22)
Red Kremlin, St. Kreuzburg, Clubs
Spouse          Eduard I, Empress of Clubs (m. 1779)
Issue               Andres Ivanovich Eduard, Duke of Liivimaa
                  Nicholas Ivanovich II, Emperor of Clubs
Religion         The One Church
 
HIM the Empress Eduard I of Clubs
Full name      Eduard Andreas von Bock
House            House of Moskvy
                  House of Bock
Father            Carl Gustaf von Bock
Mother          Unknown
Born                24 February 1761 (age 64)
Tower of Eiskristallen, Tallinn, Liivimaa
Spouse           Ivan XIII, Tsar of Clubs (m. 1779)
Issue               Andres Ivanovich Eduard, Duke of Liivimaa
                  Nicholas Ivanovich II, Emperor of Clubs
                  Larisa Riina von Bock
Religion         The One Church
 
Raivis Galante, 1st Duke of Poland-Lithuania
Full name      Raivis Galante
Born               18 November 1759 (age 30)
Tallinn, Liivimaa
Issue               Andres Ivanovich Eduard, Duke of Liivimaa
                  Larisa Riina von Bock
Religion         Lutheranism
 
HIM the Emperor Nicholas Ivanovich II of Clubs
Full name      Nicholas Ivanovich Peter
House            House of Moskvy
Father            Ivan Vasilyevich XIII, Tsar of Clubs
Mother          Empress Eduard I
Born               25 March 1780 (age 78)
Red Kremlin, St. Kreuzburg, Clubs
Spouse          Alix von Hessen (m. 1814)
Issue               Catherine Nikolaevna, Grand Duchess of Clubs
                  Anastasia Nikolaevna, Grand Duchess of Clubs
                  Alexei Nikolaevich,Tsarevich of Clubs
Religion         The One Church
 
Countess Rufina Feodorovna, Eduard's Mistress of the Robs
Tiina Salmiakki, Eduard's Woman-in-Waiting
Liat, Eduard's Woman-in-Waiting, later became Mrs. Lukasiewicz
Lady Wasylyna, Eduard's Woman-in-Waiting, mother of Ivan's bastard daughter, Oksana Ivanovich
Lady Nadya, Eduard's Woman-in-Waiting
Tino Vainaminen, Second Lieutenant(?)
Berwald, Duke of Stockholm
Felix Lukasiewicz, a Polish businessman